EN

文具界的“茅台”创始人家族套现42亿?

发布日期:2022-10-06 03:10:56 来源:hth华体会 作者:hth华体会app

  1989年,历经三次高考落榜的陈湖雄做起了推销文具的工作。1999年,陈湖雄三姐弟在上海奉贤设厂,开始打造晨光文具603899股吧)。

  2015年,晨光文具A股主板上市。截至2021年9月1日收盘,晨光文具报71.81元,较发行价13.15元,上涨446%,总市值达到666.21亿元。

  从一支不起眼的中性笔起家,到市值超666亿的上市公司,晨光文具在资本市场为何如此受追捧?又是如何闷声赚大钱的?

  2021年上半年,晨光文具营收76.9亿元,同比增长61%;净利润6.7亿元,同比增长44%,均高于前四个季度的营收、净利润增速。

  当然,近五年以来,晨光文具并没有保持持续的业绩增长。2020年上半年,受疫情影响,晨光文具营收、净利润增速均呈现双降。不过,疫情对晨光文具的冲击不大,仅同比减少2%、1%。

  晨光文具也曾表示,受疫情的影响,晨光文具在2020年上半年的传统核心业务受到较大限制,学校开学时间不断延期,对学校商圈的经营造成了一定影响。

  时间拉长到2017年,从财报上看,晨光文具赚钱能力强劲,有报道甚至将其称为文具业的“茅台”。

  自2017年至2021年上半年,晨光文具净利润分别是:6.34亿元、8.07亿元、10.6亿元、12.55亿元、6.66亿元。四年半净赚44.22亿元。

  2021年上半年,晨光文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入3.6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的1.27亿元,同比增长184.56%。

  从财报可以看出,晨光文具的产品已经覆盖了书写工具、学生文具、办公文具、其他产品以及办公直销类产品等。

  书写工具产品营收14.55亿元,占总营收的为18.9%;办公文具营收14.6亿元,占总营收的19%。

  办公直销类产品才是晨光文具的主营业务来源,2021年上半年,办公直销类产品实现营收31.28亿元,占总营收的比例为40%。

  晨光文具表示,其主要为政府、企事业单位、世界500强企业和其他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采购服务。企业客户包括中国烟草、中国邮政、武汉市政府、深圳市政府、中国银行601988股吧)、哇哈哈等等。

  除了客户群体的多样性之外,晨光文具的产品已经出口国外,2021年上半年,晨光文具的产品销售到其他国家所得的营收共计1.92亿元,占总营收的2.5%。

  可以说,产品的多样性、企事业单位等大客户成为了晨光文具的主要收入来源,并且助推了晨光文具的业绩蒸蒸日上。

  半年报披露的股东名单中,不乏基金公司。根据2021年上半年财报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260108)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2740万股,持股2.95%。景顺长城鼎益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(LOF)持1100万股,持股1.19%。

  然而,从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,晨光文具的创始人家族先后共减持套现42.0127亿元。

  陈湖文旗下的上海科迎投资管理事务所(有限合伙)、陈湖雄旗下的上海杰葵投资管理事务所(有限合伙)分别减持1803.75万股、1780.61万股,分别套现9.41亿元、9.28亿元。

  2020年财报中,晨光文具董事长陈湖文、副董事长陈湖雄、副总裁陈雪玲的薪酬分别是180.67万元、180.67万元、100.37万元。

  一方面是毛利率的下滑。2021年上半年,从行业细分来看,晨光文具旗下的书写工具、学生文具、办公直销、其他产品的毛利率均呈现下滑趋势。

  其中,书写工具毛利率为40.29%,同比下滑0.09%;学生工具毛利率为33.56%,同比下滑1.4%;其他产品毛利率为45.78%,同比下滑2%;办公直销产品毛利率为9.35%。同比下滑3.59%。

  从地区上看,中国市场的毛利率为24.09%,同比下滑3.17%;其他国家市场的毛利率为20.59%,同比下滑2.12%。

  另一方面,晨光文具传统零售终端数量下降,同时,新零售业务九木杂物社、晨光生活馆还处在烧钱阶段。

  为寻求更多的赢利点,晨光新生活馆(包含九木杂物社)成为晨光文具转型升级的重要部分。2013年,定位全品类一站式文化时尚购物场所的“晨光生活馆”成立,除了文具、文创专区之外,还销售毛巾、香薰机等生活用品,另一个新零售业态“九木杂物社”成立于在2016年,定位是精品小百货,引进了许多国际中高端文具品牌,目标消费群为“15-35岁的女性”。

  从数据可以看出,自2017年至今,晨光文具零售终端以及晨光生活馆的数量在不断缩减。其中,零售终端的数量由2019年末的超过8.5万家,减少至2021年上半年的8万家。晨光生活馆数量由2019年上半年的129家减少至2021年上半年的60家,三年时间减少69家。从2019年开始,九木杂物社的数量由171家增加至2021年上半年的403家,三年时间增加了232家。

  2016年-2021年上半年,晨光生活馆(含九木杂物社)分别亏损2663.71万元、4114.99万元、3030.04万元、804.67万元、5022.93万元、1500.6万元。五年半的时间,共计亏损1.71亿元。

  除了晨光生活馆外,旗下的安硕文教用品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安硕文教)让晨光文具十分“头疼”。

  2019年,晨光文具以现金1.932亿元收购安硕文教56%的股权。彼时,上海安硕旗下拥有“马可(MARCO)”品牌木铅笔,2019年上海安硕曾推动晨光文具的海外销售收入增长逾50%。

  但在海外疫情肆虐的情况下,2020年上海安硕在南美市场销售受挫,马可品牌在国内上半年销售也不佳。加之开工率不足,上海安硕2020年生产成本偏高,整体亏损。因此,2020年,晨光文具对上海安硕计提商誉减值3017.55万元。

  到了2021年上半年,晨光文具表示外销业务占到安硕文教销售收入的70%以上,海外市场尚未完全恢复。

  受此影响,2020年、2021年上半年,安硕文教分别亏损7884.61万元、3115.39万元。两年时间内,共计亏损1.1亿元。

  去年9月,安硕文教与兴业银行601166股吧)上海张杨支行签订了《流动资金借款合同》,以位于上海青浦区的三处房产作抵押,借款金额为1.8亿元,借款期限为2020年9月25日至2021年9月24日止。

  然而,截至2021年6月30日,安硕文教尚未归还的借款为1.8亿元。而在今年9月之前,安硕文教将面临较大的还款压力。

  安硕文教的受挫并没有放缓晨光文具的步伐。2021年8月,晨光文具出资2.5亿元收购了挪威书包品牌Beckmann贝克曼91.4%股权。晨光文具称,收购贝克曼将成为晨光世界级愿景和新一轮五年战略的重要里程碑。

  而对于晨光文具来说,虽然业绩依然稳健,但面对海外市场的不景气,不断烧钱的新零售业务,其在新市场开拓上并没有一帆风顺。文具市场,可替代性极强,晨光文具要担当文具业的“茅台”,恐怕座位没有那么稳。

线